我和我的十七岁(一)

作者: / / 时间:2020-07-10 / / 浏览量: 344次

东森创作/原创, 夏霏/改编小说

十七岁的夏天,有着印象中最明豔的阳光,最喧哗的友谊。

崇英高中游泳池畔,全国高中游泳竞赛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

深蓝色的池面映照着一张张青春的面庞。

219班刘晓芬高举大声公,因兴奋而胀红的脸望向观众席的男女学生。

「Are you ready?」晓芬热血地大吼。

「Yes!」崇英高中学生默契一致的敲打加油棒,那是不曾排练过的绝佳默契,基于对「女王」的支持与崇拜。

晓芬挥着手大喊:「举起你的右手!」「女王第一!」

「举起你的左手!」「女王冠军!」

「举起你的双手!」「蕾蕾女王我爱妳!女王驾到乎哩死!」

整齐的口号与节奏,身为地主队的崇英高中就是有大无畏的优势。

而他们口中的「女王」,就是在中间水道上,皮肤白晰、面容姣好的校花—白舒蕾。

白舒蕾,在崇英高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长得漂亮,功课优异,体育成绩也一级棒,游泳校队的她,曾代表崇英高中拿过好几面金牌。更别说她有位知名的立委老爸。无论家世背景、脑袋、体能、颜值都是一等一,被称作校花是实至名归。即使在游泳比赛中和所有人都穿着一模一样的竞赛泳衣,优雅曼妙的身材曲线,仍有如出水芙蓉般令人无法逼视。

好不容易可以亲炙女王风采,见证女王夺金牌的重要时刻,崇英学生个个陷入疯狂。

「白舒蕾,我爱妳!」「白舒蕾,得第一!」

舒蕾听见加油打气的声音,停下热身的动作,优雅地朝观众席回眸一笑,还大方地抛了一个女王风範的飞吻!天啊!那瞬间根本是暴动!

「女王的吻是我的!」「我的!」男生们摆出抢篮板的夸张动作,抢着接收飞吻。

更不要脸的,是乾脆自己站起来,回给舒蕾一个飞吻。

这个自我感觉特别良好的男生,叫做阿泰。206班,篮球校队队长,崇英高中女生公认的男神!

「哇呜!男神配女王,根本就是现代版王子和公主嘛!」几位迷妹目睹此状,眼睛都冒出粉红泡泡。

当众人的眼光都聚焦在女王身上时,没有人发现,观众席一隅,还有一个男生认真而专注的眼神。

他叫宋翰明,厚重眼镜下是一双永远睡不饱的瞇瞇眼。满脸痘痘的他,配上暴牙和肥胖的身材,不讨喜的外型总是成为班上同学的笑柄。尤其是他内向、看似阴沈的个性,更造成他人际关係上的障碍。所以他在学校总是形单影只,没有一个能说话的朋友。

对于自己老是受到班上同学嘲弄欺负,翰明还算想得开。舒蕾是他在崇英高中唸书的唯一动力,不只是女王般的存在,更是不可或缺的太阳。舒蕾週身散发自信、美丽的耀眼光芒,是怯弱又不起眼的他所欣羡的。即使远远看着舒蕾,都能感受她那太阳般光灿的能量。

舒蕾伸展后背,略略皱眉。不过千分之一秒的动作,翰明便觉察到舒蕾的担心。「半个月前,晨练时背部肌肉拉伤……,现在还没好吗?」翰明手上的笔记本细心地注记着舒蕾每一场练习的细节。翰明担忧舒蕾,不安地用手指刷着笔记本角落。

「艾丽丝呢?」舒蕾问晓芬。

「不知道。」晓芬摇摇头,心中却有点吃味。觉得自己全程陪伴舒蕾比赛,舒蕾却心繫不见人影的艾丽丝。「难道舒蕾最好的朋友不是我?」晓芬细心地替舒蕾整理髮丝,强装没事。

此刻,艾丽丝正跷课在公园中,追着一个中年男子跑。

白舒蕾的父亲,白国栋西装笔挺地被三名随扈簇拥前进,意气风发的他,笑容可掬地与包围他的支持者挥手。

「白国栋!冻蒜!白国栋!冻蒜!」支持群众激情地喊着。

重重人墙外,穿着制服的艾丽丝手上拿着一支录音笔,拼命地跳呀跳。

「白伯伯……」艾丽丝边喊边跳。

「白国栋!冻蒜!」

「白伯伯……」

「白国栋!冻蒜!」

无论艾丽丝多拼命地大喊,无奈势单力薄,总是被群众的激昂声给盖过。

「白……」眼见自己再怎幺努力跳喊都没有用,艾丽丝索性豁出去!默默脱下一只球鞋……

球鞋从艾丽丝手上起飞,在天空划过一条美丽的弧线,穿过冲重重人墙……就这幺不偏不倚地掉落在正在和支持者握手的白国栋手上。

看着手上的球鞋,白国栋一脸错愕。

随扈警觉地围住白国栋,一副好像面对球鞋型「炸药」的样态,肃然的气氛也让不明就里的支持者群众猛然撤开。

现场陷入一片紧张气氛。

艾丽丝光着一只脚,趁着人群散开,赶紧向前:「白伯伯,我是蕾蕾的朋友,艾丽丝。」

白国栋一懔,严肃地看着艾丽丝,不明白这个穿着制服的粗鲁女孩为何提起自己女儿的名字,而她又到这里做什幺?

「白伯伯,请你帮我一个忙,拜託!」艾丽丝漾开甜笑,神情甜美而单纯。

陈设简单的旅馆小房间里,老旧的冷气吃力地送风,仍旧无法驱走酷暑的高温。

房间墙上,挂了一套崭新的崇英高中男生制服。何皓一躺在床上,高举的双手拿着一本《全国高中生作文大选》,阅读着一篇名为「如梦的记忆」的得奖文章。

「那年,爸妈离婚……十年过去了,还是经常想着爸爸,真的,好想再和爸爸见面……」

皓一读着这篇看过不下数十次的文章,最后视线停留在文章的最后一行字:

「得奖者崇英高中119班刘晓芬」

「什幺想念、想见面,哼!」皓一不屑地笑,将视线移到床边那张已经泛黄的照片。那是他两岁的时候,和母亲、龙凤胎姊姊的唯一一张合照。

「妈、姊,我来找你们了……」怨怼的口吻下,藏着深深的委屈。

这十年来,他又何尝不想见她们呢?但他怎幺也没想到,妈妈和姊姊竟如此狠心。就连……

被抛弃的心情再度席捲而来,皓一不想让自己再想下去。他将照片夹进那本作文集,愤怒地阖上书。

也用愤怒,关上千疮百孔的心

皓一戴上棒球帽,準备离开旅馆觅食,才刚下楼,便听到旅馆老闆与两位警察的对话。

「那个男孩子,看起来是乖乖的啦!可是一直不给我身分证,我昨天看他包包里面好像有制服,怕他是翘家,所以才想报警。」

听到旅馆老闆讲到自己,皓一停下脚步。

「哪间房?上去问看看」警察问。

「不行,绝对不能被抓到!」皓一立刻转头冲回房间。

警察一听见动静,也立刻追上!

皓一冲回房间,上锁。俐落地收拾简单的行李,门外警察不断敲门,让皓一更加紧张。

「钥匙来了!」旅馆老闆拿着钥匙串跑过来,皓一听见钥匙孔被插入的声音。

皓一望着房里唯一的逃生出口:窗户。儘管心底有些迟疑害怕,皓一还是咬牙做了决定。

房门倏地打开,警察和老闆看见皓一背着背包蹲在窗户上。

警察、老闆大惊:「同学!不要做傻事啦!」

众人冲上前想阻止,只见逆光中,皓一跃下的身影!

皓一完美的单膝蹲姿落地。阳光洒落他週身,整个人英气勃发。

「同学!」旅馆老闆担心地从房间窗户探头出来。

「放心,才二楼而已,没事啦!」警察拍拍老闆肩膀,转身从防火梯下楼追去。

「让开!让开!让开!」女孩焦急的声音地从皓一身后传来。

皓一还没来得及站起身,只见穿着校服的女孩十万火急地朝他奔来,皓一没来得及反应,少女就朝他一跃而起!

一切画面彷彿变成慢动作:女孩飞扬的裙襬,铺天盖地刷了皓一整脸,有如跳马的姿势,轻盈的越过皓一头顶,最后轻巧落地。

女孩毫不减速地继续向前奔跑。

皓一傻眼,看向女孩背影,好不容易才回神。

「喂!」这可是皓一第一次被裙襬刷脸,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对不起!」女孩头也不回地说,继续往前跑。

皓一发现地上多了一个可爱的Hello Kitty钱包,正在犹豫的时候,便听见警察从后面追来:「同学,不要跑!」

本文出自《我和我的十七岁》凯特文化

我和我的十七岁(一)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