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日顾客大减新年变年货街猪肉街从人声鼎沸到水静鹅飞

作者: / / 时间:2020-07-08 / / 浏览量: 993次

平日顾客大减新年变年货街猪肉街从人声鼎沸到水静鹅飞平日顾客大减新年变年货街猪肉街从人声鼎沸到水静鹅飞平日顾客大减新年变年货街猪肉街从人声鼎沸到水静鹅飞平日顾客大减新年变年货街猪肉街从人声鼎沸到水静鹅飞平日顾客大减新年变年货街猪肉街从人声鼎沸到水静鹅飞平日顾客大减新年变年货街猪肉街从人声鼎沸到水静鹅飞平日顾客大减新年变年货街猪肉街从人声鼎沸到水静鹅飞平日顾客大减新年变年货街猪肉街从人声鼎沸到水静鹅飞

在米都马来由街和唐人街的中间,有一条巷子,人称猪肉街,而其街名的来源,其实是出自那里有一间全城唯一仅存的百年猪肉巴剎。

虽然猪肉街已在2016年被易名为拿督谢敦禄医生路,但对米都人来说,它始终还是猪肉街。通过猪肉街直走到尾端,就是唐人街了,这两条老街在过去可是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特别是在农曆新年前夕,猪肉街会化身为“年货街”,一连三天通宵达旦的摆售各式各样的年货,不但吸引本地人前来採购,同时也引来许多回乡过年的游子到来寻找逐渐消失的年味。

今天的亚罗士打猪肉街对90后来说,就只是一条再普通不过的老巷。除了每年农曆新年前会出现难得一见的卖年货热闹场景,一般日子里,它并没有什幺特别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但对老一辈的人而言,这条街当年可不是像现在这幺冷清的。

2016,猪肉街被市政府易名为“拿督谢敦禄医生路”,海墘街至唐人街也在更早前已被改名为“东姑耶谷路”,马来由街则被改名为“苏丹莫哈末芝哇路”,不过,当地人始终还是习惯沿用旧名来称之,且没有几个人会记得新的路名,因为街名还是老的有味道,旧的才叫人熟悉。

新街名难突显老街风味

自1968年开始便在猪肉街经营光华杂货香庄的74岁东主萧光札,对老街被易名一事感到很无奈,因为,他认为新街名根本无法突显老街的意义和风味。

萧光札是在12岁那年跟随父亲从中国福建来马讨生活,父子俩曾在六十年代的海墘街杂货店和马来由街后面的水果摊帮人打工,挣了一点钱后,才把原本留在福建老乡的母亲和弟妹也都接来吉打定居。

1968年,他在猪肉街巴剎对面租了一间板屋,开办光华杂货店,在当时年轻的萧光札眼里,猪肉街也曾有过一番盛世。

“以前的猪肉街就是一个菜市集,巴剎里面有专卖猪肉的摊格,路边还有很多卖菜、卖鱼和卖鸡的小贩,吉打河对面的过港人家也会做各式各样的糕点,在天未破晓前坐舢舨过来猪肉街开档摆卖,一大清早,这条街就显得熙来攘往。”

萧光札当年和父亲一起打拚的杂货店后来被地主收回了,如今,旧址也成了废墟,而他早年也已在旧店址数步之遥的唐人街购下了边角店屋,目前就在哪里经营着“光华杂货香庄”。

高峰时期有11猪肉档 顾客锐减今剩6档

17岁开始随着父亲在猪肉巴剎卖猪肉的刘立桂,不知不觉间也在这巴剎度过40年的岁月。

他说,早期的猪肉巴剎非常简陋,但是人气旺盛,巴剎里外都很热闹,30年前,猪肉档口一度多达11个,但如今就只剩下6档。

“以前,亚罗士打还有宰猪场,宰猪业者卖的是自家宰的猪只,大家都在拚价钱,因此很具竞争力。现在州内宰猪场都已被关闭,猪肉由外州供应,价格统一,也分散了顾客群,猪肉街巴剎因此面临转型问题。”

57岁的刘立桂也是吉州屠业公会主席。他说,现在会走进猪肉巴剎的顾客已经没有几个,因此,巴剎内的猪肉贩商主要是以批发猪肉为主,对象是乡区的泰裔流动小贩或餐馆业者。

“每週一和週五凌晨3点多,猪肉就会从邻州运抵巴剎,我们都会早起摸黑在巴剎作準备,大约四五点左右,来自那卡、甘光暹、本同和锡区的泰裔流动小贩会到来选购猪肉,再赶在天亮之前回去甘榜开档,此外,也有猪肉贩把猪肉批发给餐馆业者,所以,现在的猪肉巴剎是在人家都还在睡觉的时段最多人。”

他感叹说,近10年来,人口老化,巴剎和霸级市场越来越多,顾客大量流失,猪肉街的情况可说是今非昔比,甚至是人事全非。

唯一菜档只做批发

52岁的王文成,可说是猪肉街里的仅存的菜档业者。上午9点多,只见他和妻子在整理蔬菜,原以为他当时是準备收档,一问之下,方知他是才来开档。

他笑称,现在根本没有顾客会到猪肉街买菜,他如今不做门市生意,而是把蔬菜批发给餐馆业者。

菜档是王父留下来的生意,王文成说,这里以前人潮拥挤,生意非常好,凌晨5点多就要来开档,早上9点多就已经卖完并可以回家。

“现在刚好相反,早上9点多才出来开档。〞

他说,以前的小年夜,这里的新年气氛最浓厚,卖菜也可以卖通宵,一个晚上赚入两三千令吉,现在一个晚上才五六百令吉,都不够付工资给员工。

早年卖糕点 现在卖汤麵 林绍宽见证猪肉街变化

55岁的林绍宽,从14岁起即到猪肉街杂货店打工,后来转向在马来由街服务的厨师王仁膜学厨。此外,他也曾在猪肉巴剎外卖过糕点。

他说,他在这条街度过了他的青葱岁月,看到的是猪肉街从八十年代到2000年后的变化。

“以前猪肉街晚上还有老李饭店和刘德记饭店在营业,但随着这两家饭店先后结业,猪肉街晚上几乎杳无人迹。”

但是近年来,猪肉街却出现与过去相反的情况,如今是早上人潮锐减,晚间才逐渐人气回升,这是因为路边出现了不少熟食小贩,而林绍宽便是其中之一。

“我是外包宴会厨师,但工作不稳定,因为宴会不是天天有,为了养家餬口,去年开始在这里开档卖汤麵,其实,我年轻时也曾在这里卖糕,所以如今就像是回到老地方重操旧业而已。”

当年繁荣如今冷清

萧光札说,以前的猪肉街是一个充潮朝气的早市,城里城外的居民都会到这里来买菜买货,也顺道在附近茶楼吃了早餐再打包糕点回家。因为那年代没有这幺多巴剎,所以,猪肉街便成了华裔居民最爱逛的市集。

“当年,猪肉街上还有刘德记饭店和老李饭店,唐人街和马来由街也曾有过着名的茶楼,如齐香居、新桃园、广州茶楼、陈海饭店,以及古早祠堂,大家平日会来这里採购物品,遇上节庆日就去祠堂上香拜拜,而这里的茶楼或饭店也都客似云来。这一区老街可说是城中最热闹的地方。”

萧光札口中的茶楼和饭店,大多已人去楼空,有些则已被拆除,目前就剩下陈海饭店还在营业。

比照当年的繁荣,今日的冷清,总叫人唏嘘。

萧光札说,他少年时期曾在海墘街打工,那时交通还不发达,很多住在乡下的村民都会搭乘舢舨在海墘街码头靠岸,再到街上採购货物。

“现在丹绒查理灯塔处就是早年海墘街的码头。早年,甘光暹和甲板一带的居民会坐舢舨来到这里的码头上岸,在这一区批发杂货商店採购日常物品。”

萧光札也还记得,早年郊外的米较商也会利用舢舨运送稻谷到市区,就在这个码头登陆。

随着时代的进步,道路四通八达后,海墘街码头已失去当年的角色,取而代之的是着名的海墘街饮食小贩中心,在八九十年代是许多华裔居民吃晚餐和夜宵的好去处。

不过,该小贩中心后来再度被搬迁。如今的丹绒查理灯塔下广场搭建起了五颜六色的货柜屋,原本前朝政府是打算将之充作商业用途,但在509大选后因改朝换代而被搁置。

经营杂货香庄近半世纪的萧光札说,以前农曆新年期间,猪肉街的小贩是通宵达旦在营业,除夕夜前3晚,这里的店家都是24小时营业,因为全城人都会到这里採购年货,作最后的沖刺,但是现在到处都可买到年货,人潮已没从前多。

“最近几年来,午夜过后,人潮便退散,因此,店家也跟着关店打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