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天生爱玩沙,就放心让他们去吧/《日式教养不一样》

作者: / / 时间:2020-07-04 / / 浏览量: 138次

小孩天生爱玩沙,就放心让他们去吧/《日式教养不一样》

我在结婚之前,在东京的外商广告公司工作了快十年,对于日本企业文化、工作模式,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很少有不适应的地方。但是嫁给日本人,生了宝宝之后,这才面临到所谓的文化冲击(culture shock)。

我先生出生在北海道,大学研究所在京都大学,工作在东京近郊。等于待过日本国土的北边、西边、东边,又娶了国境之南的我,接触过各地的风土民情,因此我一厢情愿地相信,他的观念应该很正确,想法比较中肯,不会有偏颇。我的婆婆是大学的经济和家政老师,对育儿教养和保健卫生有专业性的见解和医疗级的标準。在这样的环境下,我这个做妈妈的,总是叫自己放下心,也不要有太多的意见,尽量遵照「日方作法」。虽然有时会不以为然,但是表面上还是轻描淡写地(学日本人的)说,「そうですか。这样呀。」

直到然然哥哥快一岁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让我震惊不已的事。我去超市买菜,回程经过家附近的公园,竟然看到我儿子坐在「沙堆」里;欧巴酱在一旁,面露慈祥和蔼的微笑看着她的金孙。天啊!那不是海边沙滩浪漫的白沙,是类似工地那种黑黑的沙。我看了都快昏倒了。一个箭步冲过去,抱起黑头土脸的然然,快速地拍掉他身上的沙子,用轻功飞奔回家,直达浴室,将他全身从头到脚沖洗了好几遍,再用除菌消毒纸巾一直擦,直到确定他的指甲及身上一粒沙都没有。

我实在是不懂,我婆婆为什幺要让小宝宝玩沙?因为对于在台湾大都市长大,从小被灌输不要乱摸东西的我,当时对我来说,沙子等于不乾净的东西,实在是很难理解。在我那个年代,玩沙只有所谓不乖的孩子才会做的事。

等我先生下班回家,吃饭时,我马上用近似「告状」的态度说,「你妈带小孩去玩沙耶。」顿时,他脸马上从饭碗抬起来,问说,「有照片吗?」我心想,什幺?要证据?你不相信我说的?
没想到,他满脸笑容的说:「哇!我儿子开始玩沙啦,真是历史性感动的一刻。」我先生对我解释说,玩沙对日本小朋友来说,是最稀鬆平常的事了,虽然他可以了解我的心情(他真的了解吗?)但是沙子真的很好玩,他小时候也常玩到不想回家。

我告状不成,有点不服气。那天晚上,我赶紧上网,想要找资料说服他们这一家人:玩沙是不好的事。没想到,却看到一堆关于玩沙好处的文章。

北海道教育大学的笠间浩幸教授(Kasama Hiroyuki)在一份幼儿研究报告中指出,玩沙有许多益处。

一、藉由手脚的触感,直接刺激大脑的发展。
二、发挥想像力和创造性。
三、激发科学性和具体化数学的基本概念。
四、发展语言,像是拟声拟态语。
五、建立人际关係和社会性。

手被认定为是第二大脑,用手实际地感受沙子的温度变化,像是夏天时温热,冬天时冰冷,天气晴朗的疏鬆,或是下过雨后的湿润;不同的触觉经验,可以刺激脑部的发达。
笠间教授后来还出了一本书《砂场と子ども(沙堆和小孩)》,倡导玩沙对教育孩子的好处。

我自己对触觉这部分特别感兴趣,想起美学大师蒋勋提到,我们应该多给孩子一些触觉的经验和回忆。其实,在人的身体里,触觉曾经是最强烈的渴望,但是台湾人因为儒家传统礼教的影响,触觉是被压抑,甚至是禁忌的。我想起某个夏天的傍晚在夕阳余晖中,脱掉鞋子、赤脚踩在高美湿地上,那种柔软的感动,的确是其他感官经验无法替代,令人难忘的。

后来,我们也正式加入了「玩沙一族」。其实,不只是在日本,美国和德国都盛行玩沙;我德国的朋友说,在德国沙堆比便利店还多。我也注意到日本各地的幼稚园、小学和公园,一定都会有一个沙堆坑,里面总是有几个流连忘返的小朋友。我家两兄弟看到就好像被磁铁吸过去般,然然哥哥拿个小树枝,专心的堆沙堡、盖水库。悦生宝宝用小小铲子堆小山,或是挖个洞把一片叶子藏进去,还跟我说等隔天要再来看有没有被挖走。有时两兄弟合作搓搓丸子,煮一盘「沙沙套餐」和一杯「珍珠奶茶」要请我。

虽然两兄弟脸上手上全黑黑的,但是那满足的笑容,一点都不输高级进口玩具带来的喜悦。我常常觉得孩子们的玩具真的不需要买太多,因为一下子就又想要新的。悦然和悦生唯一不会腻的只有玩沙。而且,专注力集中,玩一个小时都不会腻,拖也拖不走。我有时在一旁滑手机,滑到都不知道要看什幺时,然然哥哥和悦生宝宝还在做台北一○一大战东京晴空塔,比一比哪个比较高。后来我已经不再排斥让孩子玩沙,烦恼的是,等会儿该如何成功说服两兄弟回家。

台湾最近这几年也渐渐开始玩沙的风气。悦生的幼稚园资深老师跟我说,玩沙真的有助于孩子的肢体触觉感知,过程中可增进人际间的社会性互动,小朋友会学习和别人分享、轮流,有助于语言的表达能力。道禾幼稚园坚持让小朋友两周一次玩沙,会事先得到家长同意,穿没有口袋的衣服,尽情的玩,髒了也没关係。

台湾幼稚园老师的说法也和北海道教育大学的研究不谋而合,再次让我肯定了玩沙这件事,对幼儿发展的指标性意义。近年回台湾,我发现除了学校,许多地方也增加了不少区域可让孩子玩沙,比如台中的草悟绿园道和一些亲子餐厅。我小学同学会有一次在亲子咖啡厅,庭园有一个白沙堆,我们大人在里面喝咖啡,已经聊了二十多年的是非往事,小朋友们在外面玩沙,玩了好几个小时都还不厌倦。

小朋友虽然很喜欢玩沙,不过日本学校的老师说,管理沙堆其实很麻烦,除了要定期消毒清理换沙,还要注意有没有小猫咪的尿尿,或是会割伤小朋友的东西。基本上,日本人都很有公德心,才能让所有的小朋友玩得开心安心。最重要的是,玩完之后,一定要洗手跟漱口。把每根手指头洗得乾乾净净的,检查指甲内有没有黑渍或细沙。

然然哥哥和悦生宝宝一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手和漱口。日本各级学校,尤其是幼稚园和小学,都非常注重宣导漱口。二○○五年京都大学的一份医学论文中证实,正确的漱口可以积极有效地防止细菌病从口入,减少40%的感冒发生率。所以只要玩沙之后记得洗手漱口,就可以无后顾之忧了。

玩沙不仅小孩子开心,有时候我童心未泯一起玩,真的还满好玩。我坐在北海道初秋的公园沙堆旁,抓一把沙,轻轻的从手掌往下滑,那温热的触感,的确有些妙不可言。我不仅想到,这些沙是从哪儿来的,脑中浮现了熟悉的台湾民歌,「拾起一把海里来的沙,就是拥有海里来的偶然,……你是否愿意当那海里来的沙?随着潮来潮往遇上了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