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鼓励,合理的要求需要更多的费心

作者: / / 时间:2020-07-19 / / 浏览量: 299次

比起鼓励,合理的要求需要更多的费心

教育里的方法如果被定格放大功能,是一件有害无益的事。「鼓励」或「游戏」,就是其中一二。
有很多已经成功的人为了表示他们对教育的友善,总是回忆自己从小如何被鼓励,简单一个故事或三两句语言,交代自己如何在鼓励中突破了一生的困难。相信他们都并不只是要告诉别人,自己之所以能有今天,是因为有人曾经对他说「不要怕,你很好,你行」,但这无意中暗示了许多父母师长,对孩子「鼓励」比「要求」要来得有用的多。

在教养上,断章取义的鼓励跟三言两语一样危险,这帖在教养里堪称为「补药」的作用,也一定程度误导了我们应该对孩子有的另一种关心──要求;比起鼓励,合理的要求需要更多的费心。

九月初刚上学,学校教室显然还没完全安定下来,但两个孩子下课后已经拿着表格问我:「Bubu 老师,我要不要去参加画图比赛?」我先是觉得很奇怪,怎幺这些平常小事都很有主见的孩子,现在要不要去参赛却来问我的意见;我同时也感到奇怪,现在孩子真忙,连校园都还没弄熟,但比赛已在招兵买马。

几个月后,孩子有一天告诉我说,他们就要去全校大写生。写生回来那天,两人不停描述的都不是画画,而是有多少人在拍照,又有多少人忙着上网投票,几个人挤在一件雨衣里写生,又有多好玩!
又过了一个多月,姊姊跟我说,她写生的图得了奖状,弟弟一听,毫不在意的说:「我猜你们大部分的人都有得奖吧!」然后淡淡的加了一句:「我们班连某某某也有。」那个也得奖的「某某某」,我虽然还没见过面,却已经从孩子口中对他感到很熟识了。简单归纳起来,这个小朋友好像是一种参考值,如果教室里只有他受罚,这项处罚就属于高标準;如果是连他都有的奖赏,那大概是低门槛。
我没再问奖状与奖品的事,只想看看那日忙了一天的写生到底画了些什幺。图纸一现,我顾不得礼貌,忍不住掩口轻叫说:「只有这样?」那张十六开的纸上,空洞的只画了一棵树、几朵花和一些草;我相信她幼儿园时还画得比这个图面更丰富。

孩子申辩的形容说,当天下雨了,好几个人挤在一件雨衣里,看也看不清楚。我没再问下去,知道问也没用,儿童的好玩,哪一个成人不了解。只是,这样的图也给奖,实在是错误的使用鼓励。在我看来,她现在可需要一点引导跟真心的建议。

在这十年里,学各种才艺的孩子真不少,父母看到家家户户课后疲于奔命的接送学习,除了不免感到心焦之外,孩子做完学校功课之后,也不知道怎幺安顿自己。父母怕游戏机、怕电视机、怕无所事事影响孩子的未来,觉得孩子得像大人一样保持忙碌,送去学点才艺,也可以让自己放心。

但在这一年里,我没有打算帮忙父母在几种才艺班里奔走接送。我觉得孩子整天都在团体里长大不是最好的生活。并不是学会或没学会什幺的问题,而是他们变成一种没有团体轨道就不会前进的新新人类。

看着那张图,我又想,人生中有很多生活技术都是可以自己摸索出来的,但要有人使他们了解这一点。

自己摸索特别好玩,尤其是,当自己在尝试中发现了绝窍,或心领神会的那一刻,那种快乐真的能记存一生。

我童年除了钢琴,没有上过各种各样的课。但在乡下,课后做完家事与作业就会有自己的时间。假日父母仍然忙着工作,也没空陪我,我要看家,不能跟朋友一起出去玩,所以更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慢慢摸索一切我感到好奇的事物与技术。我的烹饪与缝纫基础,都是这样摸索出来的。
现在的孩子动不动就像个大发明家那样把「观察」端出来,在我看来并不可怕,因为他们要观察的事,在我们的童年生活里也不过是最基本的常识;那样慎重其事的把一只昆虫放在笼子里仔细观察,对乡下孩子来说是无法了解的。

有许多后来学了工科的男生,总说他们小时候喜欢拆钟錶、拆玩具;要了解与複製,拆的确是最好的途径。我小学时为了给洋娃娃缝衣服,也是拆。不过,我们生长在一个得自己做事自己负责、父母没有时间为了特别的教育而勤奋收拾孩子练习残局的时代,所以想拆儘管拆;但在母亲没发现之前,一定要有能力缝回去。

回想童年跟看到那张得奖的画,让平常不画图的我,也决定派点图给孩子们画。

我「教」的方法还真容易,只指定一样东西,然后跟他们说:「相信你的眼睛,把你看到的想办法用笔、用线条、用颜色让它出现在纸上。」

孩子有时画到一半来问问我的意见,我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教学经验可用,也没有任何技术语言教育他们,但我有眼睛。所以,我就以「这里特别像」或「那里为什幺是那样」这样平常但真心的想法跟他们讨论。

过了一个多月,大概就在他们画了四、五次我指定的物品之后,我忍不住拿着孩子们的作品给女儿看,我说:「Pony,妳完蛋了,妳看,妈妈也会教画画了!」

我这样开玩笑的原因,是因为小女儿有 RISD 的艺术学位,画画是她在建筑之前的专长。

不过,女儿对孩子们的作品直觉露出的讶异神情,让我了解到,那不是刻意给的鼓励,而是对儿童都有的艺术天分直觉的惊豔。她也觉得,孩子这种时期这样画画的方法最好,千万不要加以过度训练。
女儿看着孩子们的作品,又回忆说,到 RISD 的第一年,因为学生都是来自各高中的顶尖画手,老师用了一整年的时间,磨去他们所受的训练。她对着那些童稚的作品说:「学校就是要帮我们找回这种眼光。」

有时我让孩子画图,有时我随手指个生活中的器物要他们複製。我的想法起因都是孩子需要多一点跟生活自然的连结,随手练习不同的素材,但这些不能遵循一本本工作方法的指南,或永远在课堂上进行。他们要习惯在家里坐一段时间,在一段时间里,跟一份目标进行观察、思考、查询与尝试的交往。

那样的片刻,他们不只是不调皮了,而且非常稳重可爱。而作品的水準,也远远超过我的想像。
我决定,永远不要再随便用「很好、很好」这些甜言蜜语,而要指出目标、说出真话来帮助他们进步,因为自己找目标、自己求进步,是儿童最缺乏的能力;如果有人帮忙建立并巩固这样的经验,慢慢的,生活就样样与他们有关。

【书籍资讯】
《妈妈是永远的老师》

比起鼓励,合理的要求需要更多的费心

数位编辑整理:廖珮汝
Photo credit: Pixababy,CC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